蛋糕房美美

浪漫唯美

山抹微云:

我发现大家好像对上一次贴的资料很感兴趣就把手上还有的另外两糖po上来了……!
在知乎上看到了一篇我个人认为写的很好的文章,非常喜欢,作者标明了转载随意就也po上来好了☺
这篇我也是真真看哭了……

【作者-长野逐鹿】
汉尼拔从一见面起就对威尔着迷,不但是因为在他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也因为他对美好事物的偏好。

我们必须承认说汉尼拔一开始只是好奇事情如何发展,好奇威尔这样的人会如何改变所以才接近他,就像神明的恶趣味一般。然而威尔独特的天赋,威尔对汉尼拔所做艺术的欣赏,让事情开始向未知的方向驶去。

汉尼拔一向厌恶无礼的人和言行,富兰克林放错抽纸的动作让他起过杀机,医师的一句失言让汉尼拔烹饪了他的内脏。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却最大限度的容忍威尔的「粗鲁无礼」:他容忍威尔的爽约,上门找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二十四小时内取消预约不需要付费哦」;他容忍威尔的冒失闯入,容忍威尔在他的会客室并不礼貌的习惯,容忍威尔居高临下的对他说话,并且耐心的引导威尔与他平起平坐,他容忍威尔做任何出格的事。他认为只要是威尔,那都是可以忍受的,因为威尔所能展现的魅力不止于此,因为「爱情使人盲目」。

汉尼拔试图给威尔一个家庭。

他对威尔说,「我们现在是她(Abigal Hobbs)的父亲了,我们要好好保护她。」威尔默认了,所以他和汉尼拔隐瞒阿比盖尔是「伯劳鸟」帮凶的事实,隐瞒阿比盖尔杀掉尼古拉斯的事实。

但变数反而在阿比盖尔身上。她面对弗雷迪劳兹时几乎就要被发现是伯劳鸟的共犯,于是汉尼拔伪装出阿比盖尔被威尔杀害的假象,陷害威尔入狱,杀掉女法医,威尔发现「任何跟我关系相近的人他都要除掉。」,但威尔知道汉尼拔不会吃掉他,因为「汉尼拔想跟我做朋友」。

当威尔不被身边所有人信任,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切萨皮克开膛手,只有汉尼拔和他自己知道凶手是谁时,威尔感到无助。他抗争过,求助过,愤怒过,得到的不过是一颗子弹。

威尔最信任的人在一步步的离开,他最后能信任的竟然是他自己一直想要抓住的杀人恶魔,他在绝望的深渊中挣扎,对他伸出援手的却不是任何一个人,而是披着精致人皮的恶魔。

汉尼拔亲自上庭为威尔作证,威尔的追随者给威尔送了一份礼物,汉尼拔说这是一首诗,而他则送了更为精美的一份。

威尔妥协了,他知道自己暂时没办法抓住汉尼拔的把柄。他决定以身犯险,再次开始心理治疗,搜集证据,这或许也是汉尼拔计划里的一部分,也许只是一个变数,无论怎样,这样的改变对于汉尼拔来说都很有趣。威尔直言不讳地对汉尼拔说「你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杀了阿比盖尔」,对此汉尼拔只是说「祈祷吧,失去的东西总会回到我们身边,但也许不是我们所期待的形式」。

第二季里的威尔,为了接近汉尼拔,开始展露自己的本性,他开始杀人,开始利用他人,利用那个崇拜他的护工,利用梅森,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汉尼拔知道威尔是为了杀掉他,但他饶有兴味的注视着他的羔羊,他知道威尔在蜕变,蜕变为他的同类,威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真正的自己发光发热的燃料。

威尔也在一步步的尝试中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他的良知在厚重的黑暗中挣扎着,浮现出微弱的光芒。汉尼拔引导着他发现真正的自己,乐见其成。

第二季的结尾,汉尼拔当着阿比盖尔的面划开了威尔的腹部,拥抱着他,脸上看不清表情地说「我让茶杯复原,让时间倒流了,我给了你一个惊喜。」因为威尔想让阿比盖尔活着,所以汉尼拔给了他一个活着的阿比盖尔,给了他一个惊喜;然而因为威尔背叛了他,他就重新让时间倒回到阿比盖尔死亡的节点。

汉尼拔在威尔身上尝到了许多败绩。他的一生一直都在计算,试图让时间倒流,茶杯复原,这件事一直没有成功,而另一条败绩则是在一个普通雨夜,威尔一通电话的「They know」。

汉尼拔知道威尔背叛了他,那时他对汉尼拔复杂的感情最终还是没能战胜他的善良。

他背叛了汉尼拔。

于是,汉尼拔对威尔说:
“我让你了解我,看清我。”

这对汉尼拔这个隐藏在精致人皮外表下的恶魔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他无疑是信任着威尔的,不管信任的是哪一个方面。

面对威尔的背叛,尽管他一身是血,汉尼拔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就好像露出獠牙的不是他一样:“你以为你能像我改变你那样改变我吗?”

结尾的他仍然自信,这句话像是质问,夹杂着被背叛的愤怒。

“我已经做到了。”

血泊里的威尔因为失血颤抖,对着汉尼拔挤出一个笑。

是的,他被威尔改变了,不过他划开阿比盖尔脖子的时候毫不犹豫。「威尔,我原谅你,你会原谅我吗?」

他知道威尔会的,因为他改变了威尔。

他们相爱彼此,渴求彼此,从灵魂深处发散的魅力让他们彼此吸引。他们都能从那些他人感到恐惧的东西获得美的愉悦。然而威尔身上有着责任感和愧疚感,如同锁链一般桎梏住他自己,也困住了汉尼拔·莱克特,这傲视一切的洪水,这吞噬人间的巨蟒。

杰克曾问,你为什么要在雨夜打那么样的一个电话?威尔沉默良久,最终回答:“因为我内心里的有一部分想跟着他离开。”

所以,没人能够阻止汉尼拔和威尔之间的吸引,威尔跨越半个欧洲,穿越二十年的时光,追溯着汉尼拔曾经的生命轨迹,回到汉尼拔的故乡,在那里孵化出一只破茧的「蛾」,满是期待地回应昔日他们交谈过的「进化」。

威尔看着那缓缓升起的虫蛹,慢慢拉开「蛾」的翅膀,注视着那些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围绕着湿冷的蜗牛和僵硬尸体,它们燃烧自己,照亮了城堡的地下室,点着了前往未知与恐惧的灯塔。

你看见了吗?这是与我的燃料,是给我的火种,是赐我的新生。

千代对他说「你学的很好,汉尼拔一定会很高兴的。」

于是,威尔带着那道汉尼拔留给他的微笑,循着汉尼拔给他埋下的线索,一步步的走向意大利的佛罗伦萨,走向教堂中央那颗千疮百孔而破碎的心,走向汉尼拔记忆殿堂中最华美广阔的辉煌内厅,走向最后的炼狱。

他们各自都伤痕累累,各自都想着要对方的性命,然而他们再一次见面时,灯光很柔软,汉尼拔坐在那里,细细用铅笔描画着他最爱的那副画,认真地描着威尔的轮廓,威尔虽然一瘸一拐,但也平平淡淡地走过去坐下,然后与同样受伤的汉尼拔相视一笑。

两个人都审视对方脸上的血迹,之后汉尼拔对威尔微笑:“如果我能永远地这么看着你,威尔,我也会一直记得今天这一刻。”

威尔的眼睛里映着汉尼拔的影子,然后他也微笑。

曾几何时,汉尼拔对杜穆里埃医生说,如果要他真正原谅威尔,必须要吃掉他。

这是他在听到威尔说「我原谅你」之后,深思熟虑的结果。

而他们走在教堂之外,汉尼拔知道威尔拿出了那把刀。

他们没有一刻停止杀死对方,但汉尼拔给威尔开脑的时候,锋利的电锯却迟迟没有锯开威尔的头颅,最后甚至落到与威尔一起身陷囹圄。

他在养猪场主人为他俩准备的宴席上彬彬有礼,从容自得,而梅尔也懂的威尔对汉尼拔的意义,声称要吃掉汉尼拔,并且要戴着威尔的脸。

威尔愤怒地咬掉了厨师的一块脸颊,懊恼地没有看任何人,汉尼拔却因此而微笑。

下一幕,他为了救威尔,对他的「食谱」们许下了一个承诺,他浑身沾着血迹,手上还握有黏着浓稠血液的羊角锤,一瘸一拐的去救威尔,梅尔当然是没有了他的脸。然后他抱着威尔跋涉三十一英里回到威尔的家,没有伤害,而是把他放回到床上,等待他醒来。

威尔喃喃自语似的对他说,「我不会再思考你在哪,我不会再去找你,我再也不要想起你的一丝一毫。」一阵沉默之后,他沮丧的说到:

「再见,汉尼拔。」

汉尼拔只是沉默,既没有说再见,也没有解释一句话,他只是拿起自己满是计算公式的笔记本出门,在冰天雪地里从凌晨一直等到了夜晚,等到了警察来到威尔家门前,等到了在威尔说“他已经走了”,然后在警察的包围中出现,在闪烁的灯光里双手抱头地跪下,主动向这些两脚兽们表示屈服。

但他的脊背依然挺直,他望着威尔的眼睛,凝视着他们。对他说:“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在哪里,以及,你能在哪里能够找到我。”

这个骄傲的魔鬼,甘于弯曲自己的膝盖,甘于低人一等,只因为「你说你要忘掉我,而我不愿让你忘掉。」

三年之后威尔去见他,汉尼拔对他说「我们是家人。」抱怨三年来打扰他的人是多么的无趣而低俗,抱怨威尔不再叫他汉尼拔,一遍又一遍地说,我们是家人,威尔。

他知道威尔结婚之后甚至让红龙去杀掉威尔的妻子和孩子。

威尔冲进来冲他怒吼你们这些狗娘养的的婊子的时候他神色不变,没有被冒犯的任何表示,而在威尔说「你因为我拒绝了你才入狱」时语塞。他还能怎么样呢,这样的容忍已经低入尘埃了吧?不,这还不够,在威尔临出门的时候他叫住威尔,“你就想想我吧,威尔,想想我,但是不要担心我。”「Think about me,Will,think about me.But don't worry about me.」

这个骄傲,自信,睥睨众生,把一切玩弄在股掌之间的食人野兽,最后的姿态那么的卑微,比尘埃还要低贱,就因为他面前站的是威尔格雷厄姆这个男人,就因为他渴求威尔格雷厄姆,就因为他迷恋威尔格雷厄姆,就因为他深深爱着威尔格雷厄姆。

于是威尔终于懂了。

「Is Hannibal in love with me?」

他在问杜穆里埃医生,也是在问自己。

汉尼拔把副座上的尸体,推下车,像只是问问大晴天要不要兜风一样地问他「Going my way?」

然后威尔就真的跟着汉尼拔走了,留下满地的狼藉,绝不回头。

红龙死后汉尼拔拥抱着威尔,告诉他:
「这就是我一直想给你看的,威尔。」

「真美啊。」
威尔说到。

这是威尔第一次抛开道德的束缚,老老实实承认这美丽,不加掩饰地表达自己的喜爱。

Love Crime唱到:
「I will survive」

「live and thrive」

你们能理解吗?

你们用固有的「汉尼拔应该爱克拉丽丝」思维来框定这部剧的基调,一旦不符合你们的想象,你们就崩溃了。

电视剧里的汉尼拔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会感到孤独,所以他想要跟威尔做朋友。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从未脱离过伤害和抚慰,背叛与信任,他们总是在自相残杀,但是也一直在被对方所吸引,在他们眼里对方的灵魂在茫茫人海中是那么的出众,散发着独特的光。

Alana说汉尼拔不会害怕孤独和痛苦,只害怕失去尊严。而当这样的一个人明知对方已经背叛他之时,只说「We can't live without him」。他不惧怕孤独和痛苦,只是无法割舍威尔。

作为威尔,作为传统意义上一位应该站在正派立场上的主角,他的工作似乎就是应该侧写犯罪现场,找出凶手,拯救生命。但在夜深人静时,他看见那些独具魅力的艺术品时,内心的恐惧与其说是对生命逝去的恐惧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恐惧,对从死亡中获取愉悦和享受的自己的恐惧,所以他是孤独的,他和汉尼拔一样孤独,这两个人就这样彼此被吸引着走到了一起。

汉尼拔和威尔的关系,如同神明和羔羊的关系,只不过谁都不清楚何时谁才是神明,何时谁才是羔羊。

对他们来说,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没有任何标准能够制约他们,道德观在他们面前像根本不存在的虚伪的海市蜃楼。

这就是某些人永远不会懂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独特的浪漫呀。